小彭和你来唠嗑( ̄┰ ̄*)


姓名:彭罗新    性别:男

    现为飞啊网创始人www.feeair.com

    湖南岳阳人,能吃辣,酒量半斤白的

    年龄30出头一点点,初次见面不熟悉的朋友可能觉得我装嫩哈哈当然长得有点沧桑= =)。

这些年多多少少做了点事情,回想当年真的是感概万千。一个既没有文凭也没有的背景的我想想现在确实上天对我也算是眷顾有佳了。  

那年正好是2000千禧年千禧年迎来的没有那所谓的千年虫但我确实名落孙山。不甘心的我连着2年的复读,旦依旧是兵败桥头。2年的拼搏没有换来增加想要的通知书,但自己确实有花了家里不少的积蓄。都说事不过三,连着3年的失利让我对高考可以说是心灰意冷,更加不想再给年迈的父母增加经济上的负担。03买夏天我把吉他便踏上大上海的火车。当年的我痴迷者音乐,可以说就像现在那些许多选秀的选手一样,痴狂者、热爱着音乐,梦想想着走上全世界的大舞台。那是可能是命运的安排我认识了喜爱音乐的同伴还一起组建乐队。名字现在依然清楚的记得:火凤凰简单易懂为了我们热爱的音乐可以燃烧所有,包括我们自身。我再里面担任鼓手折腾一年,确实一无所成。不怕大家笑话,那时候一顿没一顿的,真饿得不行最后混得馒头都买不起幸亏妹妹救济的救济才没饿死街头。

    妹妹让我没有饿死,这也更加让我意思到自己的责任。一个堂堂大男人要靠自己妹妹救济过活这深深得刺激着我,我知道我该放弃那个我为之痴狂的音乐了,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能再让妹妹和爸妈担心了,我必须担起我身为男人的责任。没有学历、没有背景的我再上海确是不知道改去做什么,操着一口浓郁乡音的普通话也让我四处碰壁,无奈的我只能混入一国内物流公司当搬运工当了半年的搬运工,让我累的不行,但那点可怜的工资连让我填饱肚子都力有不逮,更别说去让妹妹、爸妈过上好日子了。为了这我去发传单,跑客户,学着把自己的脸皮磨,也学会吹牛皮。2005是我影响比较深的一年,那年国内陆运行业升级为国际空运行业,我也转行进入了上海喜多国际货运,开始电话销售(说来惭愧至今操作仍一知半解),又换过3个小二代公司。一直到2007积淀了一定人脉的我和朋友合伙开了家小货代公司,可惜5个月之后各种分歧确让我们分到了扬镳。在2008年创立上海罗新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有限公司,任法人代表,2009年开始随互联网大潮捣鼓起了中国国际空运订舱网后来高人(_)蛊惑于2014年升级新版本飞啊网www.feeair.com 至今许多功能仍在内侧...经开放查询功能了,后续还有好担心的东西还有出来,大家可以期待下嘿嘿<( ̄︶ ̄)>

    以下内容仅代表小彭个人观点(不代表公司或者飞啊网),纯粹以一个已经在路上的创业者身份随聊浅析,不到之处,还望海涵! 语言尽量通俗易懂,刚说自身经历的有点凝重也有点长,没办法真是感概良多一写就有些停不下来了。下面换个轻松的语调吧,以不装B,不摆高深,不上高度,不咬文嚼字为宗旨。

    一提笔,着实纠结了一番,题目怎么拟?呔!尔等何方神圣,竟敢用“玩”字来描述一个时下最热门的词语--互联网+,轻描淡写之中,真有那么潇洒?之所以用玩字来概括,木有任何不尊重,代表一种放松的心态来做一件事,本人不是砖家学者大伽,站着说话不腰疼。窃以为鄙人白手起家带领几个哥们2009年研发中国国际空运订舱网运营至今,经历过2011年之前的年年亏损,到目前业务盈利,蒸蒸日上,团队发展到目前100多号人外带8个分公司,并且把飞啊网折腾的有些影响力。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自认为至少在国际空运电商化这么个话题上,还是有点言语资格的,这么些年,确实很大一部分时间感觉就是在玩,怎么玩?行业内找不到现成案例模仿学习,瞎玩是不行的,不知道玩法,自己琢磨,不断修改思路,优化模式,继续试错继续玩。

    诚然,互联网+自年初李克强总理提出来之后,确实瞬间红遍大江南北 各行各业,以前的什么电商啊 O2O B2B之类的叫法全部归编中央军统一称号:互联网,笔者也细细琢磨过,总理毕竟是总理,互联网这词通俗易懂,妙笔则在这个+上面,互联网不是个新概念,上一波行情已经造就了后来者无法望其项背的(以BAT为代表)互联网巨头,而恰恰李总理提出这个+字,我个人认为更着力于传统行业的互联网化,甚至于很垂直很细分的一些传统行业,BAT要做的那是大事,大手笔,技术资金渠道影响力很难撼动,倒是垂直细分的一些传统行业机会仍然存在,市场规模不是那么大,需要在行业内摸爬滚打多年的行内人士才能做成的事情。土豪可以投资,但是要怎么做?怎么转型去迎接互联网+,则需要行业资深人士并且要有良好的互联网视角的高人方可,盲目的跟风,模仿风险很大,互联网里面有个名词叫:马太效应,大意就是强者恒强,弱者更弱,互联网的世界可以有老大和老二,没有老三,大概就这意思,想弄明白的去找度娘,我就不装了。

    好了 做了些铺垫,简单说了下互联网+在目前生态下传统行业的一个机遇,不跑题了,小哥我就这么些年所做的所想的,综合互联网+这个概念聊聊我是如何看待互联网+国际空运货代的升级与转型。

市场分析:

先说下大的物流行业,国内:公路运输,快递,内河运输,沿海海运,铁路运输……国际的:国际空运,海运,快递(手递,小包,跨境物流等大概都能划入前面3大块),我前面说的垂直细分的传统行业大意也就于此,飞啊网为什么定位为互联网+国际空运行业的改造,不是说其他业务不能做,营业执照上能做的多了去了,所谓一心不二用,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好一件事就可以了,世界那么大,你还真打算大大小小,每个山疙瘩都看遍?不现实,或者换句话来说,集中所有能集中的资源(人力 人脉 资金 等),做好一个足够垂直足够细分的市场就够你吃喝拉撒睡了,中国地大物博人多,改革开放那么多年来,任何一个行业其实规模都不小,做精做细做出名气做出品牌才是王道。当然不排除市场上有那么几家大公司,包括国外的GLOBAL公司,那是海陆空通吃,人家家大势大,非一般的中小货代能企及的。

    再说下国际空运这个细分行业的市场情况:用RMB来衡量的话,差不多800亿左右的市场规模(别问小哥数据怎么来的,我也说不清楚,大概按照某些官方数据估算而来的),暂且把航空公司(国内航空以及外航)和货代(一代 二代……N代)统称为上游供应商吧,航空公司约100余家,散发国际航线约300多条(括号比较多,请适应,以南航为例,上海-美国算一条 上海-东南亚 迪拜澳洲算一条  上海直达阿姆斯特丹然后转运欧洲算一条,尼玛,忘记了南航还有从深圳 北京等国际港口出港的航线……数据别当真!)

    简单总结一句吧:国际航线几百条,你家包板有几条。货运代理千千万,各显神通抢活(货)干。

好了 以上两句话就看出了至少国际空运货代行业两个很大的痛点或者说特征:第一个特征:航线资源高度集中分散(集中分散?这不是矛盾么?别急,解释为:集中体现在一条航线包板包仓代理权会集中在2-10家左右核心一代手中,集中是相对的集中;分散则是站在100多家航空公司散发几百条航线来看的话,这些资源就很分散了,当然分散也是相对前面集中的分散,有点绕?我承认,凑合着适应呗,想想我也是醉了);第二个特征:货代市场竞争无序不规范,千千万万家货代公司靠自己的努力开发客户,靠自己的人脉拿几条航线庄家的优惠政策,靠电话推广,扫楼,论坛发帖,老客户介绍,陪吃陪喝陪玩N陪把客户当爷当祖奶奶供着,个客户容易么我,不容易,再加上如今外贸行业不景气,发货人生意不好做,自然也会从各个环节控制成本,自然也有闲暇的时间多去找几家代理比价了,OK 问题来了,经常一票货问了一大圈,价格东踩踩,西磨磨,最后能不亏估计也就万幸了,当然不是所有发货人都会那样去做,但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随着现在信息化渠道加宽,人与人沟通更便捷,参与竞争的人绝对增加,林子大了大家都懂的,那是浑身招数,看家本领全用上,市场竞争自然无法规范。

物极必反,市场充分竞争之后洗牌必定会迅速来临,特别是互联网时代。还有其他的特征,先保留下。

    再简单分析下下游客户,也就是我们说的直客,包括海外买家(海外指定货主),抛出个问题给大家回答,中国的出口厂家和海外买家有多少家?回答不了怎么办?靠猜呗,至少也得N百万家吧,不然也不可能催生千千万的货运代理公司对吧?那么依据目前发货人找货代的用户习惯来看,有那么几个小特征,第一 :懒人办法,货物不出大问题就好,以前合作的那家代理海陆空都做,人前人后,鞍前马后跑的也挺勤,隔三差五还送点小礼物,价格差不多就好,就他了,懒得换。第二 就近原则,地域近,隔壁就有个货代公司,提个货送个单证方便,出了点问题也不怕他跑路,外地的同行看不到摸不着心里不踏实,天天电话骚扰烦都烦死了,关系近,听说大姨的表哥的堂兄的侄子是做货代的,上次大姨还特意电话交代照顾下他生意的,照顾下无妨,还有的就是和某个货代公司某个职位的人关系不错,合作也放心,第三么,可能就涉及到一些潜规则或者商业贿赂了,这里就不便展开,以免少儿不宜,回头有人告我教人学坏。当然还有其他很多渠道:比如口碑相传,客户介绍客户等很多种情况。我认为,单纯从商业角度论述的话,作为商家,价优物美的产品应该是最有吸引力的,手上有订单,找到价格最优惠,服务最好最贴心的货代应该是每一个真正发货人都需要的,最为常见的情况应该是:一个发货人手机上QQ上至少有N家货代公司,货比三家总不会吃大亏,但是真正从信息传递上面来看,是否每一个目的港,每一票货物都能找到最为价优物美的物流方案么?很难,纵然在行业内摸爬滚打10年的小彭,也经常有很多航线找不到订舱口的困惑。其实很多空运货物出去都会经历这么一个转手,外地发货人A委托本地货代B委托出运港二代C----出运港一代D----航空公司E再出运,当然,一般来说很少会出现A直接和E联系的情况,除非你是苹果这样的大的发货人。航空公司在整个链条之中主要负责飞机起降,揽货则由几个D类公司负责,如果发货人A能直接联系到出运港一代D,至少我相信运费成本要省略10%-20%左右,而后续的操作因为跳过了CB的传达直接到了发货人手中,至少信息传递效率也会提高30-40%左右,综合上面说的航线资源高度集中分散,货代市场竞争无序不规范产生了小彭认为的第三个痛点:信息不对称,运费成本高 ,操作效率低。

OK  再简单回顾总结下,小彭我上面先说了3个痛点或者特征:

    第一:航线资源高度集中分散

    第二:货代市场竞争无序不规范

    第三:信息不对称,运费成本高,操作效率低。  

那么,如果我分析的这几个痛点确实存在的话,如果看官您也有同感,在这波互联网+浪潮之下也有转型的冲动,试问您会怎么用互联网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呢?飞啊网又是用什么方式来看待这些问题并解决的呢?或者说它的商业模式盈利模式以及发展规划是怎么样的呢?有哪些东西又可以拿出来和感兴趣的同行朋友一起交流,和焦虑者一起焦虑呢?且听下回分解。

  (挑灯夜作,不觉已经凌晨3点了,先睡了,明天还要内测,文章未完待续!唠叨了一些大家都清楚的行业内的东西,着实抱歉,下节绝对干货!)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飞啊网微信公众号或加小彭本人的微信,欢迎一起探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