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键词 黑龙江报关单查询平台

最近媒体调侃道,起名字对于上市公司来说真是马虎不得。长航凤凰即使披星戴帽变成*ST凤凰,仍然不忘在公司名字中保留凤凰两个字。与*ST长油不同,等待两年后,*ST凤凰终涅盘。12月17日晚,长航凤凰发布复牌公告;12月18日复牌后股价暴涨近8倍。有投资者在长航凤凰贴吧里感慨道“等得头发都白了”。更有投资者发出了“700多个日夜的压抑一朝得放”的感叹。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长航凤凰的重生一路走来颇为坎坷。长航凤凰于2013年12月26日停牌,停牌前价格为2.53元。因上市公司2011年、2012年和2013年连续三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2012年、2013年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根据深交所的决定,长航凤凰自2014年5月16日起暂停上市。 为积极争取公司股票恢复上市,长航凤凰(原““ST凤凰”)实施了以破产重整为主的一系列工作安排。截至2014年12月31日,上市公司重整成功,财务指标及生产经营达到深交所关于股票恢复上市的具体条件,并在今年7月收到深交所同意恢复上市批准。与此同时,7月23日,长航集团以10.01亿元向顺航海运转让了公司17.89%股权,长航凤凰控股股东变更为顺航海运,公司由此易主陈德顺。 停牌两年又活了? 上周五,长航凤凰以盘中753.8%的最高涨幅、收盘于21.2元而惊艳。两市以复牌后涨幅而论,长航凤凰不及协鑫集成,后者复牌涨了19.7倍,并且延续三个涨停。但也正因为如此,很多人幻想前者也有同样走势于上周五追进。 但是,长航凤凰复牌的第二天直接打到跌停!如此“过山车”让前两天还艳羡长航凤凰的股民们倒吸一口凉气。两年前在1元多割肉卖掉的股民、上周五追高买进的股民忍不住开骂,而没有在当年抄底的又不免唏嘘感叹。 上周五收盘前2分钟,该股筹码松动并成交20.57亿元,涨停板被打开。主力资金出逃意愿甚为明显。而这些持股主力的成本平均不到2.55元。 长航凤凰前身*ST凤凰在2013年12月26日停牌前,属于资不抵债的“垃圾股”。停牌近两年之后,*ST凤凰却因被国内规模较大的民营疏浚企业——港海建设作价80.11亿元借壳而获得重生。交易完成后,长航凤凰主营业务将由内河干散货运输转变为疏浚吹填。顺航海运将持有上市公司18.26亿股股份,占交易完成后公司总股本的35.52%;港海投资、港海船务分别占总股本的6.19%和3.97%。由于顺航海运、港海船务和港海投资的实际控制人均为陈德顺,陈德顺由此将间接持有上市公司合计45.67%股权,仍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值得关注的是,除了陈德顺及顺航海运的控制权进一步巩固外,上海金融、长城国融将分别持有公司8.19%和9.02%股权,刘益谦、张慕中等资本大佬也将分享3.09%和1.67%的股权。 参与定增的长城国融、黄湘云、逸帆共益、登发科技、张慕中、宁波骏利、鸿福万象、泓石股权、徽源伟业、富益洋咨询等10名投资者也没有白辛苦。按照上周五21.2元/股的收盘价,上述10家认购方的合计持股市值已经高达299.3亿元,相当于它们合计的浮盈已经高达263.3亿元。周一跌停,其持股市值仍有269.37亿元,扣除他们支出的36亿元,浮盈仍有233亿元以上。 对于长航凤凰的走势,深圳信和投资总经理关铁良说,长航凤凰复牌涨这么多有其一定道理,因为这是全面重组,相当于新股上市,只不过股价一步到位。但这种股票风险很大,上周五追进的估计多是新股民,带有赌的成分。 借力破产重组东风 回过头来看,尽管过程艰难,但长航凤凰的破产重整依然不失为一个成功范本。 长航凤凰究竟如何走上破产重整之路的?显然,债台高筑是直接原因,而根本原因在于企业管理层误判市场形势、盲目造船扩张。自2006年开始,长航凤凰处于急速扩张中,2007-2012年,每年投入数十亿元资金建造新船,如此“高歌猛进”直至2013年才收紧,2013年当年投入仅为亿元。 然而持续低迷的航运市场却给长航凤凰的轻率扩张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特别是曾经寄希望于与中外运集团旗下企业的整合而扭转颓势未果。2012年起,长航凤凰已受到银行系的压力,后期不得不依靠向大股东贷款的方式获得资金周转。在去年3月举行的“长航凤凰2014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公司董事杨德祥首度就企业困境公开进行反思:“航运业高峰期长航凤凰造了很多船,负了很多债,最高峰负债达90亿元,结果遇上航运业危机,企业不得不走上重整之路。” 2013年,长航凤凰资金极度紧张,致使到期贷款本金和利息未能如期偿付,多家银行选择对簿公堂。中国进出口银行、招商银行、浦发银行最早选择了诉诸公堂,其于2013年4月上旬向武汉海事法院提出诉前财产保全申请,涉及金额11.4亿元。此后,更多银行展开了连环追债,金融租赁公司也纷纷解除相关融资租赁协议。2013年法院裁定书铺天盖地飞来,据长航集团内部人士表示,2013年长航凤凰的诉讼高达263起,压力不言而喻。 长航凤凰于2013年7月10日接到的两份函件打破了这种僵局。债权人南通天益船舶燃物供应有限公司和珠海亚门节能产品有限公司以长航凤凰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对长航凤凰进行破产重整的申请,并通过重整程序清偿。该申请最终于2013年11月26日为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并于同日指定长航凤凰清算组担任长航凤凰管理人。自此,长航凤凰正式进入破产重整阶段。 2013年11月28日,长航凤凰开始公开进行债权申报和债权人会议等相关事项。管理人出具的重整草案显示,在法院确定的债权申报期内,有144家债权人向管理人申报债权总额为81.85亿元,经管理人审查后,最终初步确定的债权总额为46.99亿元。 而经确认的46.99亿元债权,包括有财产担保债权1.15亿元,共计1家债权人,以现金全额清偿;税款债权959.64万元,共计1家债权人,以现金清偿;职工债权1.19亿元,共计1家债权人,已由长航集团全额垫付;普通债权45.74亿元,共计132家债权人。因而,长航凤凰破产重整计划能否顺利进行,关键在于普通债权人的态度。 长航凤凰的重整计划表明,根据偿债能力分析,若在破产清算状态下普通债权清偿比例为1.88%,从破产重整的途径出发,长航凤凰提出如下清偿比例:以债权人为单位,20万元以下(含20万元)的债权部分将获得全额现金清偿;超过20万元的债权部分,每100元普通债权将分得约4.6股长航凤凰股票(共计转增3.37亿股),每股按2.53元/股计算,该部分普通债权清偿比例约为11.64%。 这样的清偿比例依然意味着诸多债权人将损失惨重。因此长航凤凰的破产重整计划,最终通过2013年12月30日、2014年2月21日的两次债权人会议的表决才艰难通过。 截至去年9月15日,各类债权按照重整计划的规定清偿完毕,且债权人未领受的分配款项或股票以及预计债权对应的偿债资金及用于偿债的股票,按照重整计划的规定全额提存至管理人开立的银行账户或证券账户。 去年9月30日,长航凤凰收到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裁定书,该院确认《长航凤凰股份有限公司重整计划》执行完毕。 完成破产重整计划后的长航凤凰最终在去年实现营业收入9.8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企业股东净利润43亿元。 当然,不得不提的是,长航凤凰能够顺利完成破产重整,恐怕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于其央企的背景,债权人对于其重新恢复上市的期望较大。换作其他性质的企业,恐怕就未必有如此幸运了。 不再姓“长航” 长航凤凰死而复生可谓惊心动魄。 在中外运长航集团的整合过程中,长航集团旗下的两家上市平台伴随着航运市场的低迷,暴露出越来越多的问题,最终1家退市1家暂停上市。长航凤凰用破产重整的“惨烈”方式保留了上市资格;黯然退市的长航油运最终通过与招商轮船合资处置其VLCC资产。 媒体注意到长航凤凰此前停牌的价格是2.53元每股,而18日的收盘价是21.2元每股,为什么增发价格仅仅是两年前的价格? 此前,长航凤凰回复深交所《关于对长航凤凰股份有限公司的重组问询函》时表示,“由于公司停牌时间较长,期间证券市场环境发生了较大变化,同时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对恢复交易后的股票价格也存在较大影响,因此,存在本次发行股份的价格可能大幅低于公司股票恢复交易后的价格的风险”。 不过,长航凤凰保壳找到的买家出价还是比两年前的股价翻了一番。长航凤凰此前曾表示,按2.53元每股计算,长航集团拟转让的股份市值为4.58亿元,但考虑到本次转让涉及控股股东的变更,应有一定的溢价率,因此股份的出让价格应不低于5.53元每股。 ??在这次长航凤凰的涅盘之路上,到底背后妙手回春的高人是谁?公开资料显示,股份转让完成后,长航凤凰控股股东将由长航集团变更为顺航海运,实际控制人也从央企集团变更为自然人陈德顺。长航集团将不再持有长航凤凰任何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