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键词 雾化设备的hs编码

传言中的伊朗1200亿美元“疯狂”扩张船队的计划似乎正在悄悄推进。在去年末解除伊朗制裁后,伊朗航运公司正准备向中国和韩国船厂包括俄罗斯船厂送上新船订单大礼包。不管消息真假,对于低迷的船市而言无疑是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伊朗已经开始进行大型造船项目协商 据了解,伊朗将在制裁解除后与世界主要造船企业开始进行一系列造船项目协商,包括韩国现代重工和德国Nordic Yards Wismar船厂。 伊朗造船海洋工业公司(ISOICO)总经理Hamid Rezaian表示,已经和中国、韩国、意大利、德国以及土库曼斯坦进行联合会谈,“我们正与世界上众多的大公司进行协商,打算从中选择最好的合作伙伴,并已经与现代重工达成了初步协议,与德国最大的造船厂Nordic Yards Wismar签署了谅解备忘录。此外,我们也与意大利及中国有信誉的造船企业协商,准备与他们合作。” 去年年底,伊朗一名官员称,与中国、韩国、德国达成LNG船建造初步协议,希望成为液化天然气出口国之一。 伊朗拥有庞大的造船工业,主要致力于油船、集装箱船和海工装备建造。 伊朗拥有世界最大的石油运输船队,包括42艘VLCC,每一艘都能够运输200万桶原油。 制裁解除后,伊朗准备扩张其集装箱船船队。伊朗国航(IRISL)董事长Mohammad Saeidi此前表示,正准备订造30艘超过18000TEU的3E级集装箱船。IRISL目前的船队包括集装箱船、散货船和油船在内,共计158艘,有望在2016年年初重返国际业务。 欲恢复在SPP造船散货船订单 据悉,伊朗航运公司(IRISL)与SPP造船正在协商恢复其在2008年订造的一系列散货船订单。IRISL计划在一月末或二月初恢复这些新船订单。 2008年,IRISL在SPP造船订造了10艘35000载重吨散货船,甚至支付了预付款,由于此前的制裁未能执行合同。与八年前相比,新船订单已经大幅降价。尽管 IRISL最初订造新船时价格处于历史的最高纪录,但是由于全球金融危机影响,小灵便型散货船新船订单的价格同比已经下降了50%。 对于正陷入财政困难的SPP造船来说,IRISL恢复此前的新船订单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不过对于SPP造船而言,坏消息是SPP造船正在面临订单不足将要倒闭的困境。SPP造船称,除非债权人允许船厂接获新订单,否则船厂可能将在明年年底关闭。韩国SPP造船的管理层近日向韩国总统朴槿惠及数家政府机构寻求帮助。此前,SPP造船曾请求债权人发放预付款保函,但并未获得任何回应。 据国际船舶网了解,两家韩国航运公司的母公司目前正试图收购SPP造船,以扩张自己的商业帝国。 大韩海运母公司Samla Midas集团以及泛洋海运母公司Harim集团均表示,正准备收购SPP造船。此外,釜山海洋设备制造商BN集团有意接管SPP造船。 SPP造船专注于建造成品油船,在韩国拥有3家船厂。6年前,SPP造船遭遇财务困难。其债权人表示,该船厂将于1月14日开始招标。 将与俄罗斯合作建造钻井平台 据悉,伊朗造船海洋工业公司(ISOICO)将与俄罗斯Krasnye Barrikady船厂共同建造钻井平台,用于波斯湾水域碳氢化合物的勘探开发。 ISOICO近期与Krasnye Barrikady船厂签署了钻井平台建造与技术转让协议。ISOICO总经理Hamid Rezaian表示,通过这一协议,ISOICO将能利用Krasnye Barrikady船厂提供的船舶建造设备来建造特定装备。 Krasnye Barrikady船厂首席执行官Alexander Ilyichev称,得益于俄罗斯政府的金融保险支持,Krasnye Barrikady船厂已经准备好向ISOICO提供需要的设备;双方的钻井平台项目建造周期将持续数十年。此外,Ilyichev还透露,除钻井平台外,伊朗也有兴趣订造新油船,用于在里海运营。 去年年末,Rezaian曾表示,ISOICO将在制裁解除后披露一系列大型建造项目,与全球主要造船企业合作。目前,ISOICO正在与中国、韩国、意大利、德国及土耳其公司进行谈判,希望落实合作项目。 强调将在中国船厂订造新船 在国际船舶网之前的报道中,伊朗强调将在中国船厂订造新船。 IRISL称计划在中国船厂订造约30艘18000TEU 3E级集装箱船,订单总计将达到60万TEU。此外,IRISL表示还将订造数十艘杂货船及散货船。 此前,该公司曾表示,将在2020年前持续扩大船队规模,其中集装箱船船队运力将扩大579000TEU,散货船船队运力将扩大200万DWT,油船船队规模将扩大至160万DWT。该公司还表示,预计将通过基金融资1200亿美元订造新船。 ??据Mohammad Saeidi所称,IRISL将在中国、韩国、日本和印度船厂订造一系列新船。由于此前制裁影响,该公司将通过基金机构融资1200亿美元实行船队扩张计划,其中大部分资金将用于订造新船。他透露,IRISL主要将利用这些资金在中国船厂订造新船,同时也将考虑在韩国船厂订船及二手船收购计划,但最初的重点将是在中国船厂订船。鉴于中国“白名单”的发布,白名单企业能获得相应的税收及其他方面的政策支持,IRISL表示最近正在与中国的银行谈判以期获得贷款支持。